澳门新濠城唯一网址-澳门新濠网站是多少

English

关于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

美侵犯人权的不良纪录(1999-2019)

2019-06-19 14:54:02来源:编辑:
?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2019年

  美国整体富强的面纱背后,遮掩的却是贫富严重分化的冷淡现实。国民收入分配差距持续扩大,医疗教育费用不断攀升,社会保障覆盖面却在萎缩,底层民众生活苦不堪言。
 
  贫富差距创50年来新高。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在2018年5月发表的访美报告中指出,美国已经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华盛顿时报》网站2019年9月27日报道,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0年来,美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在稳步上升。2018年基尼系数攀升至0.485,贫富差距达到50年来最高水平。《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5月26日报道,摩根大通企业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近75%的家庭净资产。“财富越来越多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已经超出了许多美国人认为合理或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范围”。美国贫富持续分化的基本趋势对人权的享有和实现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纽约时报》网站2019年9月10日报道,贫富差距不仅扩大了美国人的收入和财富差距,还导致了富人寿命更长而穷人寿命更短。美国的贫富分化是一个稳定的长期趋势,造成这种趋势的主要原因是结构性的,这是由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美国政府所代表的资本利益所决定的。美国政府不仅缺乏消除这些结构性原因的政治意愿,反而不断推出使之强化的政策措施。正如奥尔斯顿特别报告员所指出的,美国“极端贫困的持续存在是当权者做出的政治选择”。
 
  收入分配不平等日益严重。《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4月17日和5月26日报道,美国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不断恶化,中产阶级工资停滞不前和高管薪酬飙升是主要原因之一。一些大企业和知名企业首席实行官不到一个小时的收入,相当于普通员工一整年的收入。MyLogIQ机构对标准普尔500指数企业的薪酬分析报告显示,有13家企业首席实行官的工资至少是普通员工薪酬中位数的1000倍,最高的达到3566倍。《福布斯》网站2019年5月29日报道,美联储的报告显示,1989年至2018年,最富有10%的家庭占有家庭财富总额的比例从60%上升至70%,最富有1%的家庭占有家庭财富总额的比例从23%上升至32%,而最底层50%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在家庭财富总额中所占比例从4%降至1%,正在被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压垮。
 
  底层民众生活窘困。在经济已经高度发达的美国,很多公民却依然面临饥饿威胁。美国律师协会网站2019年12月16日的文章指出,美国是目前唯一有数百万人处于饥饿状态的发达国家,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有3970万贫困人口,其中包含1280万名儿童。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2月13日报道,超过40%的美国人难以负担住房、食品和医疗等基本生活支出,而国会10年来一直拒绝提高7.25美金的联邦最低时薪,进一步加剧了贫困问题。经济政策研究所2019年8月2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联邦最低工资的实际价值因通货膨胀比2009年下降了17%,比1968年下降了31%。《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5月7日报道,美国政府试图使用“虚假通胀率”来“剔除”数百万贫困人口,“本届政府对于有多少贫困人口及如何帮助他们毫不在意,只是盘算着如何玩一场数字游戏”。
 
  无家可归者处境悲惨。《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10月7日报道,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数据显示,每晚至少有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7月2日报道,受经济衰退影响,近800万美国人失去了房屋。美联储的数据显示,美国中产阶级的住房拥有率从2004年的70%下降至2016年的60%。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服务管理局2019年6月4日公布数据显示,洛杉矶县有58936人无家可归,比2018年增加12%。美国有线电视资讯网2019年6月18日报道,洛杉矶邻近地区无家可归者数量的增加同样惊人。与2018年相比,奥兰治县的无家可归者增加了43%,文图拉县增加了28%,克恩县增加了50%。无家可归者并没有得到同情和帮助。英国广播企业网站2019年7月18日报道,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的政府通过整晚无休止地循环播放音乐,将无家可归者驱离城市滨水区域。“无家可归与贫穷问题”国家法律中心实行主任玛丽亚·福斯卡尼斯指出:“用喧闹的音乐驱赶无家可归者是不人道的,令人震惊。”
 
  民众医疗负担过重。美国与同等发展水平国家之间的健康差距继续拉大,原因之一是民众医疗负担过重。哥伦比亚广播企业网站2019年7月1日报道,美国处方药价格持续飙升,2019年前6个月有超过3400种药物价格上涨,涨价药物种类比一年前增加了17%,药物平均价格上涨了10.5%。美国广播企业网站2019年11月21日报道,联邦基金会的报告显示,2008年至2018年,美国中产阶级的医疗费用支出每年增长近6%,占家庭收入的比例从7.8%攀升至11.5%。美国广播企业网站2019年4月3日报道,美国民众在过去12个月因支付医疗费用借债高达880亿美金。根据盖洛普企业的调查,美国有1500万人由于药物费用过高而不得不推迟购买处方药,有6500万人由于医疗费用过高而在生病时放弃治疗。
 
  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大幅上升。美国是少数没有实行全民医疗保险的发达国家之一,有相当数量的居民没有医疗保险,因而无法在患病时得到应有的医疗保障。《洛杉矶时报》网站2019年1月23日报道,盖洛普企业的调查显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成年人比例由2016年的10.9%大幅攀升至2018年的13.7%,这意味着约700万人失去了医疗保险。35岁以下的成年人中没有医疗保险的比例在过去两年内上升近5个百分点,超过了21%。乔治城大学家庭与儿童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2018年,没有医疗保险的儿童数量十多年来首次增加。
 
  毒品滥用日益严重。美国进步中心网站2019年1月10日报道,1999年至2016年,美国有63万人死于吸毒过量;而2017年更是高达72000人,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近200人死于吸毒过量。英国《卫报》网站2019年12月18日报道称,毒品对美国校园的侵蚀越来越严重,多达20%的高中生吸食大麻。《芝加哥论坛报》网站2019年5月29日报道,据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统计,每16名高中生中就有一人每天吸食大麻。
 
  政府削减财政资助导致大学生经济压力剧增。“美国公共媒体”网站2019年2月25日报道,过去10年各州政府共削减了90亿美金的大学经费资助,导致大学学费大幅上涨,学生还贷压力剧增。《福布斯》网站2019年2月25日报道,2019年学生贷款债务总额超过1.5万亿美金,达到有史以来最高水平,学生贷款债务成为仅次于抵押贷款的第二大消费者债务。《今日美国报》网站2019年6月10日报道,大学生面临无家可归危机。调查显示,就读两年制大学的受访者中有18%的人无家可归,有60%的人经历过住房无保障的窘境;就读四年制大学的受访者中有14%的人无家可归,有48%的人经历过住房无保障的窘境。2018年,加利福尼亚州社区大学生中有近39.9万人经历过一段无家可归的时期,其中有8万人睡在车里。

  2018年

  美国贫困率维持高位,贫富差距持续扩大,近半家庭生活拮据,低收入者缺乏医疗保险,无家可归者人数居高不下。
 
  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美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有约4200万贫困人口,约占总人口的13.4%。超过500万全年从事全职工作的美国人年收入低于贫困线。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残疾人通常更难找到稳定的工作,也更难挣到高于贫困线的工资。残疾人的贫困率为25.7%。(注15)
 
  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2018年5月发布报告指出,美国已经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1850万美国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青年贫困率居经合组织成员国之首。2016年,1%的最富有人群拥有全国38.6%的财富,而普通民众的财富总量和收入水平在过去25年总体呈下降趋势。奥尔斯顿进一步指出,美国政府近年来推行系列刺激经济增长措施,但发展成果仅惠及富人,普通民众并未获益。“美国政府以牺牲社会福利为代价,对大企业和富有阶层实施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减税计划,该策略似乎是为扩大不平等而量身定制。”(注16)
 
  近半美国家庭生活拮据。2018年7月17日,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今日美国报》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指出,43%的美国家庭入不敷出,只能借债支付住房、食品、儿童护理、医疗、交通和通讯费用。美国城市研究所调查发现,近40%的青壮年表示收入难以满足食品、卫生保健、住房和公用事业等基本需求。(注17)
 
  低收入病患缺乏医疗保险。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2018年5月发布报告指出,美国社会保障制度存在缺陷,四分之一全职工编辑和四分之三兼职工编辑没有带薪病假,44%的成年人无力支付或需要变卖财产和借债才能支付急救医疗费用。(注18)盖洛普咨询企业2018年11月进行的年度调查显示,46%的受访者担心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医疗费用。(注19)城市研究所的分析显示,得克萨斯州65岁以下居民中高达19%没有保险,人数多达470万。(注20)
 
  无家可归者人数居高不下。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数据显示,超过50万美国人没有固定居所。许多无家可归者急需医疗救助并患有精神疾病。(注21)加利福尼亚州2018年4月发布的审计报告指出,2017年加利福尼亚州无家可归者人数达到134278人,比2016年增加16136人,居全国之首。(注22)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无家可归者在市中心附近安营扎寨。当地法官罗伯特·鲁曼却宣称无家可归者营地是一种公害,并禁止在市中心及周边地区建立这种营地。(注23)
 
  吸毒致死和自杀人数持续攀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1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2014年以来,美国因吸毒致死人数年均增加16%,2017年超过7万人。自杀是美国的第十大死因。1999年以来,美国的自杀率上升了33%,2017年自杀人数超过4.7万。(注24)

  2017年

  美国贫富分化加剧,无家可归者人数增长,毒品和违禁药物泛滥,“医疗荒漠”地带蔓延,贫困人口生活悲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梦正在迅速蜕变成美国幻想。”(注31)
 
  贫困人口生活状况堪忧。英国《卫报》网站2017年12月8日报道,有5230万美国人生活在“经济贫困社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7%。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超过4000万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中,其中约1850万人处于极度贫困状态,其家庭收入低于贫困线的一半。(注32)斯坦福大学贫困与不平等问题研究中心2017年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南部农村的整体贫困率为20%,其中非洲裔美国人的贫困率是33%,非洲裔妇女的贫困率高达37%。在美国西部农村,原住民的贫困率高达32%。(注33)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在美国进行为期两周的实地考察后指出,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和最具科技创新能力的国家之一,但无论是财富、权力还是技术都没有被用来解决4000万人持续贫困的局面。他的结论是:“极端贫困的持续存在是当权者作出的政治选择。”(注34)
 
  不平等程度持续恶化。美国贫富分化的程度在不断加大。世界收入不平等数据库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基尼系数在西方国家中是最高的。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7个成员国中,美国的贫困和不平等程度排第35位。(注35)德意志银行首席国际经济学家托斯坦·斯洛克以收入水平来计算美国家庭财富的报告显示,美国0.1%最富有家庭的财富相当于最底层90%家庭所拥有财富的总和。(注36)《波士顿评论》网站2017年9月1日报道,在过去40年,80%中低收入人口的收入仅增长了约25%,而20%高收入人口的收入却几乎翻了一番。联合国贫困和人权监测机构指责美国领导人试图把这个国家变成“极端不平等的世界冠军”。(注37)
 
  无家可归者生活悲惨。英国《卫报》网站2017年12月6日报道,美国有多达553742人至少有一夜无家可归,纽约无家可归者增长率高达4.1%。在洛杉矶县无家可归者的露营地,大约1800个露宿“穷街”街头的无家可归者晚上只能共用9个没有门的卫生间。(注38)马修·德斯蒙德在《被驱逐者》一书中指出,美国每年都有数百万人因交不起房租而被房东赶走,他们是真正被遗忘的贫困人口。(注39)
 
  毒品及成瘾性药物管控不力。《医学报刊》资讯网站2017年6月13日报道,美国有770万人滥用违禁药物。美国有线电视资讯网2017年12月14日报道,40%的12年级学生、28%的10年级学生和12.9%的8年级学生在过去一年里使用过某种违禁药物。哥伦比亚广播企业网站2017年6月6日报道,2011年至2015年,仅在俄亥俄州就以处方的形式开出了约40亿颗阿片类药物,过量用药成为当今50岁以下美国人死亡的首要原因。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17年12月发布的报告,2016年美国有超过63600人因用药过量而死亡。(注40)美国广播企业网站2017年12月12日报道,阿片类药物使用量剧增已迫使成千上万的儿童离开他们的家庭,2012年至2016年因毒品导致的寄养案件增加了32%。
 
  医疗保障问题重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在其报告中指出,美国与同等发展水平国家之间的“健康差距”继续拉大,其国民预期寿命更短,更容易得病身亡。(注41)英国《卫报》网站2017年12月15日报道,美国的医疗费用和医疗保险越来越贵,尤其是慢性疾病的治疗费用,从哮喘到癌症的药物价格不断创出历史新高。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12月14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对政府保障医疗服务的正面评价下降了20%。(注42)
 
  2016年

  2016年,美国社会两极分化更加严重,成年人全职工作比例创1983年以来最低水平,(注46)收入差距持续扩大,中产阶级规模出现拐点式萎缩,(注47)底层民众生活境况日趋恶化。
 
  收入差距持续扩大。英国《卫报》网站2016年5月17日报道,美国500强企业首席实行官的收入是普通工人平均收入的340倍,普通工人2015年的收入扣除物价因素,与50年前几乎没有差别。(注48)《商业内幕》网站披露,扣除价格因素,1978年至2015年,美国最大的350家企业的首席实行官薪酬增长了约940%,普通工人却只增长了10%。(注49)《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在过去30年中,将近70%的收入流入到最富有的10%的美国人手里。《纽约时代周刊》语带讥讽地称之为近年来最令人瞠目的“经济成就”。(注50)
 
  中产阶级规模萎缩。《华尔街日报》报道,1940年出生的美国人中,有92%的人在30岁时收入超过他们父母30岁时的收入;而在1980年出生的人中,这一比例下降到51%。(注51)盖洛普咨询企业研究发现,美国人将自己定位为中产或上中产阶级的比例,在2000-2008年间平均为61%,而2016年下降至51%,意味着2500万人的经济生活质量急剧下滑。(注52)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5月1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在近25%的大都市中,中产阶级不再占据多数。(注53)2000-2014年间,美国中产阶级比例下降了四个百分点,在53个大都市地区则下降了六个百分点甚至更多。(注54)皮尤研究中心对全国范围内1500名成年人的调查表明,62%的人认为政府对中产阶级缺乏足够的重视。(注55)
 
  低收入和贫困人口生活状况恶化。每7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至少4500万贫困人口生活困难。(注56)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49%的民众确认其家庭收入入不敷出,42%的民众认为其家庭刚能维持收支平衡。(注57)2015年年底,无家可归者约为50万人,(注58)大城市无家可归者人数急剧上升。仅威斯康星州就有超过6万人无家可归。(注59)成千上万快餐业、家庭护理和机场工作人员等低收入人群为争取每小时15美金最低工资标准的实现而不断举行罢工。(注60)
 
  预期寿命下降。据美国国家健康统计中心2016年12月8日发布的数据,2015年美国人预期寿命20多年来首次出现总体下降,男性从2014年的76.5岁下降到76.3岁,女性则从81.3岁下降到81.2岁,总体平均寿命从78.9岁下降到78.8岁。(注61)与此同时,自杀率持续升高。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报告,2013年美国共有41149人自杀,比1999年增加了约41%,自杀成为导致死亡的第十大原因,是凶杀案的两倍以上。(注62)2015年,自杀率再创新高,达到近30年以来的最高值。(注63)
 
  健康状况下降。盖洛普咨询企业发布的报告指出,自1990年以来,25岁至59岁的美国居民在每个年龄段自我报告健康状况都在下降。美国劳动年龄人口中,因患有残疾而无法从事工作的人口比例从1980年的4.4%上升到2015年的6.8%。这种状况与美国医疗系统费用过高却效率过低相关。(注64)《芝加哥论坛报》网站2016年12月6日报道,美国复杂和不透明的处方药支付系统使药品企业的高管能够对普通药品设置高昂的价格,有些甚至利用病人的免费优惠券将药物价格提高了10倍。(注65)
 
  社会保障体系存在严重弊端。《得梅因纪事报》2016年12月25日报道,全美残疾人申请福利排队名单已达1136849名,申请人需要等26个月才仅能得到行政部门的听证通知。(注66)根据单身母亲指南2016年9月17日发布的统计数据,在被辞退或正在找工作的单身母亲中,只有22.4%能够领到失业救济金。(注67)美国有线电视资讯网2016年12月12日报道,美国有16个州的监狱系统没有为释放囚犯提供医疗补助,9个州仅提供非常有限的补助项目,而这25个州每年释放约375000名囚犯。费城监狱每年释放9000名患有慢性病的囚犯,其中66.7%被释放后无法享受医疗救助。(注68)

  2015年

  2015年,美国在经济和社会权利保障方面缺乏实质性进步,工人为维护工作权利举行大规模罢工,食物无保障者和无家可归者数量庞大,公众健康状况堪忧。
 
  劳动者的工作权利未能得到有效保障。据半岛电视台美国频道网站2015年10月6日报道,美国4400万受雇于私人部门的劳动者无法享受带薪病假的权利,占私人部门劳动者总数的40%。很多行业出现了大规模的罢工。2015年2月,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肯塔基和华盛顿州9个炼油厂的工人举行罢工,抗议繁重的加班、不稳定的岗位和危险的工作环境。(注28)2015年4月,230个城市的快餐店职员罢工,以争取15美金的最低工资;11月,数百个城市的快餐店职员为此再次罢工并示威游行,全美7个主要机场的2000多名工作人员也进行了罢工以抗议过低的工资水平。(注29)
 
  贫富差距悬殊。美国最穷的20%人口的收入仅占全民总收入的3.1%,而最富有的20%人口的收入占到51.4%。(注30)官方公布的2014年的贫困人口达到4670万人。(注31)以特拉华州为例,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由2013年的11.7%上升到了12.5%,其中威尔明顿市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占到了近25%,儿童的贫困率则高达20%左右。美国民众对社会经济波动前景感到悲观,79%的人相信更多人会掉出而不是上升到中产阶级行列。(注32)
 
  食物无保障者规模庞大。据英国《卫报》网站2015年11月26日报道,2008至2014年间,美国每年至少有4810万人被官方认定为“食物无保障者”,包括19.2%有孩子的家庭,这意味着他们的均衡饮食难以保障。(注33)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评估,每年有4800万人会患上食源性疾病,其中12.8万人需要住院治疗,3000人因此丧命。(注34)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最新数据,大约五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食品保障不足的家庭。(注35)
 
  数十万人无家可归。《今日美国》网站2015年6月9日报道,美国近几年住房价格快速上涨,而居民收入却停滞不前,55%的民众不得不为住房付出更高代价。全美地产经纪商协会的报告指出,房租和家庭收入之间的差距已经扩大到无法维持的水平。(注36)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报告,截至2015年11月18日,全国超过56万人无家可归,其中包括25%的18岁以下儿童。(注37)以纽约为例,2015年10月共有59568名无家可归者每天夜里在庇护所里度过,比2005年高出86%,其中包括14361个家庭和23858名儿童。露宿街头的无家可归者普遍面临着缺乏如厕和洗澡场所等问题。(注38)洛杉矶、西雅图、波特兰和夏威夷州近年来都曾因无家可归者增多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注39)
 
  健康权保障不力。据美国政策创新研究所2015年9月18日发表的分析报告,尽管美国国会在2010年就通过了政府提出的医疗改革法案,承诺要建立全民医保体系,但至今仍有33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注40)美国医疗护理水平在11个发达国家中倒数第1,婴儿死亡率最高。(注41)全国有超过6200个地方缺乏初级护理医生。(注42)全国艾滋病感染者超过120万人,其中八分之一的感染者并不知情。(注43)贫富群体的健康保障存在显著差异。据法新社2015年10月14日报道,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布朗斯维尔街区近4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居民新感染艾滋病毒的比率为全纽约的2倍多,人均寿命比曼哈顿金融区的居民少11年。(注44)
 
  药物滥用致死率再创新高。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报告显示,药物滥用成为当前美国主要的致病原因。药物滥用致死率1999年至2013年增长了1倍多,从每十万居民6.0人上升至13.8人。2014年,因药物滥用造成超过47000人死亡,比2013年增加3018人。在所有药物滥用中,海洛因滥用尤为突出。2002年至2013年,海洛因过量使用致死人数翻了近两番,达到8200多人,2014年又猛增至10574人。在海洛因吸食者中,青年和女性增长明显。与2002年至2004年相比,2011年至2013年吸食海洛因的18至25岁青年人数增长了109%,女性增长了100%。(注45)

  2014年

  尽管2014年美国经济有所复苏,但是失业和贫困依然威胁民众的基本生存权,无家可归者生存状况持续恶化,不平等的分配结构导致收入和财产差距不断拉大,医疗和教育更倾向于服务富裕阶层,普通民众的健康权和受教育权得不到充分保障。
 
  失业威胁民众基本生存权。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2015年1月美国的失业率为5.7%,约900万人处于失业状态,其中280万人处于超过27周的长期失业状态,青年失业率上升,占失业总人口的18.8%。(52)2014年美国的失业率虽然有所下降,但有700万人只能找到兼职工作,比经济衰退开始时高出50%,且30%左右一年中至少有3个月处于失业状况。(53)失业迫使更多人不得不从事危险的岗位。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美国有734名合同工在工作中丧生,比2011年增加了35%。自2004年起,保护美国劳工法案不断提交国会,但一直未获通过。(54)
 
  贫困率居高不下。研究显示,2013年有超过14.5%的美国人(约4,5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包括27.2%的非洲裔(约1,100万人)。大约42.5%的非洲裔单身妈妈家庭和14.6%的老年人(约65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55)过高的贫困率导致了14%的美国人依赖食物救济。(56)在纽约,靠食物救助站和流动厨房来解决吃饭问题的人数在5年间增长了20万人,达到140万人,这相当于每5个纽约人中就有1人吃饭要靠慈善施舍。(57)佛罗里达州北部的17个县有32.2万人仍然靠食品救助站和食品救助项目来养活自己及家庭,其中29%是18岁以下的儿童。(58)2014年10月20日,联合国安全饮用水和卫生问题特别报告员和住房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均对底特律市无力支付水费的家庭被大规模断水表示关切,认为这构成对享有饮用水和其他国际基本人权的侵犯。
 
  无家可归者基本生存状况恶化。据统计,美国无家可归的人数在2014年达到61万多人,包括有大量的小孩、青年及退伍军人。(59)据无家可归者联盟2014年11月发布的《纽约市无家可归者基本情况》,2014年9月,纽约市无家可归者的人数达到了58,056人,为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高点,其中包括24,631个儿童。(60)在华盛顿特区,大约有850个家庭在冬季仍然无家可归,比2013年度增加了16%。(61)然而,发布法令禁止留宿车辆的城市,从2011年的37个上升为2014年的81个。发布法令禁止在公共空间席地而坐或躺卧的城市,也从2011年的70个上升为2014年的100个。(62)根据无家可归者联盟的报告,已经有21个城市通过法律,禁止或限制在公共场合给无家可归者发放食物。(63)加利福尼亚州圣荷塞市号称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但该市及周边的圣克拉拉县有大约7,600多名无家可归者。2014年12月初,圣荷塞市政府决定永久关闭无家可归者在该市一条小河岸边搭建的宿营地,在此居住的无家可归者表示“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64)
 
  收入不平等持续扩大。据报道,过去10年间,最富有的美国人的收入增长了86%,而其他所有人的收入只增长6%。(65)皮尤中心调查显示,将自己定义为中产阶级的人数比例从2008年的53%降到了2014年的44%。而那些将自己划分到下层或中下层的人数从2008年的25%上升到了2014年的40%。(66)2013年贫富收入差距几乎达到了过去80年中的最高值。(67)2014年有65%的美国民众认为收入不平等在持续扩大。(68)

  医疗服务系统未能广泛保障公民健康权。根据共同财富基金的调查,在11个同水平国家中,美国的医疗服务体系效率最低、最不公平、医疗产出最差,美国的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均为最高,60岁人群的健康状况最差。但与在上述其他国家生活的人相比,美国人民却要负担高出两倍的医疗费用。(69)
 
  数据显示,美国每年约有4,250万成年人(约占总成年人口的18.2%)遭受抑郁症、躁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折磨。(70)370万患有严重精神疾病、心理困扰、物质滥用障碍的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71)每13分钟就有一人自杀,每年有近4万人自杀,自杀成为15岁至34岁人群的第二大致死原因。(72)一方面是缺乏医疗保障;另一方面,自2010年以来,美国先后关闭了43个乡村医院。每个被关闭的医院所服务的居民大约有1万人,他们是社会最弱势的群体。(73)
 
  普通民众的受教育权利得不到有效保障。新美国基金会的研究表明,2012年,69%的私立大学开出的学费金额,超过年收入在3万美金以下家庭的收入的一半。由于高额的学费,入学机会更多地分配给了那些富裕的人。(74)据统计,在当代美国年轻人中,受教育程度低于其父母的达到29%。在早期教育方面,经合组织国家参加教育项目的3岁儿童数量平均达到70%,而美国只有38%。(75)

  2013年

  虽然经济正在复苏,但是美国公民的经济和社会权利保障依然面临挑战。
 
  失业率居高不下。与2007年相比,2013年全美35个州中25-54岁人口的就业率下降。2007年该年龄段80%的人可以就业;而2012年6月至2013年6月,只有76%的人可以就业。(见注23)据美国消费者资讯与商业频道网站2013年9月16日报道,2012年美国工人平均失业时间为39.5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一年。美国最低收入家庭的失业率高达21%,几乎和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所有工人的失业率相同。2013年10月,美国退伍老兵的失业率为6.9%。“9.11”事件以后服役的退伍老兵中有24.6万人正在寻找工作。(见注24)2014年美国国情咨文称,即使在复苏之中,许多美国人还是在勉强度日,还有很多人仍然没有工作。
 
  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美国人口普查局2013年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贫困人口超过4700万,总体贫困率为15%,大约640万65岁以上的老年人非常贫困。(见注25)美国国内税收署1913年至2012年的数据显示,美国目前的贫富差距是这一时期最大的。2012年,美国收入最高的1%的人口集中了19.3%的总收入;美国10%的家庭控制了全美50.4%的总收入,这个数字是自1917年以来最高的。2009年至2012年,美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的收入增长了31.4%,占美国全部收入增长的95%;而低收入阶层只增长了0.4%。(见注26)2014年美国国情咨文称,美国公民的平均工资几乎没有变化,社会不平等加深。
 
  工会组织的影响力下降。据皮尤中心2013年4月15日发布的数据,2012年,美国工会减少了40万成员。印第安纳州和威斯康辛州等削减了政府雇员组织工会的权利。工会领导者认为工会成员最大的增长潜力在私营部门。但是,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统计数据,私营部门只有6.6%的员工参加工会。2013年7月18日,底特律市申请破产保护。这是美国历史上申请破产保护最大的城市。尽管美国州、县、市政雇员联合会、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退休人员协会等工会组织都提出了反对,联邦破产法院仍然裁定该市符合美国《破产法》的规定。工会和退休员工代表认为市政府的破产申请完全没有考虑工会等组织的诉求。当地民众愤怒地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见注27)
 
  工人的工作环境和劳动报酬状况恶化。2013年4月18日,得克萨斯州一家化肥厂发生严重爆炸,造成14人死亡、约200人受伤,并产生危险品泄漏。美国职业安全和卫生署因常年缺乏资金,自1985年以来从未对这个化肥厂进行过检查。(见注28)2013年2月1日,《赫芬顿邮报》在题为《美国农场工人的劳动条件类似于现代奴隶》的报道中称,美国农场工人的计件工资超过30年没有得到改变,每天都会有一名农场工人死于工作中,受伤的则有数百人。农场工人工作场所缺乏有效的政府监管。《今日美国报》2013年12月5日的报道称,美国有超过100个城市的快餐店工人举行大罢工。罢工者认为依靠每小时7.25美金的最低工资、1.5万美金的年薪难以维持生计。他们主张每小时最低工资提升到15美金,开始“为15美金而战”。
 
  无家可归者人数持续增加。《洛杉矶时报》2013年11月22日报道称,2011年至2013年,美国的无家可归者增加了16%。洛杉矶郡无家可归者增长了15%,达57737人。据美国无家可归者联盟2013年11月发布的数据,纽约市收容的无家可归者的人数自2002年以来已经增加了71%以上。纽约市每天晚上多达60000人无家可归,其中包括22000多名儿童。
 
  社会保障问题重重。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13年9月17日公布的数据,2012年,美国约有4800万人仍然没有医疗保险,占总人口的15.4%。同时,享受到政府健康保险的人数比例只有小幅上涨,从32.2%增长到32.6%。与2011年相比,无论是否享受健康保险,人们在卫生保健方面的负担都在不断增加。(见注29)州政府联邦拨款信息中心认为,2013年,美国政府“关门”影响到的涉及民生的项目包括:大部分K-12(见注30)教育资助项目,为穷人提供的低收入家庭能源补助项目,为妇女、婴儿和儿童提供的特殊补充营养项目,失业保险项目管理基金,以及儿童营养项目和其他在10月1日以后开始的项目。(见注31)为应对金融危机设立的美国联邦紧急救助项目在2013年12月28日到期,美国参议院未及时决定项目是否延续,导致约130万每周领取300美金失业救济金的失业人员生计受到严重影响。(见注32)

  2012年

  美国政府至今未批准已经得到160个国家批准的《经济、社会及学问权利国际公约》。很多美国公民没有享受到国际公认的经济和社会权利。
 
  美国的失业率长期处于高位。近年来,又有大批美国人失业。美国劳工部2012年5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4月,美国失业率为8.1%。失业人口高达1250万人。《赫芬顿邮报》网站2012年12月3日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有近650万美国年轻人处于失学和失业状态。过去10年,16到19岁青年的就业率降低了42%。《洛杉矶时报》网站2012年4月27日载文说,参加过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老兵的失业率是10.3%,而年龄在24岁以下的老兵的失业率则高达29.1%。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美联社2012年4月22日报道称,2011年,美国25岁以下拥有学士学位的人中,53.6%的人找不到工作或者学非所用。即使找到了工作,有些人也得不到适当的报酬。在美国食品行业近2000万工人中,有60%的人收入低于当地的贫困线标准。(见注13)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贫困问题持续加剧。美国人口统计局2012年9月12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的贫困率为15%,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美国人有4620万。约有1800万个家庭吃不饱饭,其中680多万个家庭在一年中会有几个月的时间担心没有足够的钱购买食品。(见注14)《赫芬顿邮报》2012年10月30日报道称,22%的美国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儿童和青少年贫困率最高的发达国家之一。
 
  近年来,美国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经合组织报告说,美国贫富差距在发达国家中位列第四。2011年,美国基尼系数达到0.477,2010-2011年间,美国的收入差距增长了1.6%,社会两极化趋势进一步加强。2010-2011年,收入最高的20%的家庭占美国家庭总收入的份额增加了1.6个百分点,收入最高的5%的家庭的份额增加了4.9个百分点,中等收入家庭的份额相应减少,低收入家庭的份额几乎未变。(见注15)
 
  美国有为数众多的无家可归者。结束无家可归全国联盟2012年1月1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1年,美国无家可归者达636017人,平均每万人中就有21个无家可归者,其中,长期无家可归者为107148人。无处容身者人数比2009年上升2%,达到243701人。每10名无家可归者中就有4人无处容身。2012年4月,纽约市收容所里的无家可归者比2011年增加了10%。(见注16)无家可归者受到歧视和侵害。《今日美国》2012年2月15日报道称,在234个样本城市中,24%的城市禁止无家可归者乞讨,22%的城市禁止无家可归者街头流浪,16%的城市规定露宿公共场所是违法行为。1999年到2010年期间,已报道的针对无家可归者的暴力犯罪达到1184起,这些案件造成了312名无家可归者死亡。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少数没有实行全民医疗保险的发达国家之一,有相当数量的居民因没有医疗保险而无法在患病时得到必要的医疗照顾。2011年,美国有15.7%的居民没有医疗保险,人数达到48613000。(见注17)《赫芬顿邮报》2012年11月13日报道称,每年约有11.5万名美国妇女在离婚后,因无力负担私人保险费用而失去医疗保险。2012年6月20日,美国家庭联盟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发布报告称,2010年,美国有26100名年龄在25到64岁之间的劳动人口由于缺乏医疗保险而丧命,比2000年增加了31%。(见注18)

  2011年

  美国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但仍有不少公民享受不到个人尊严和人格的自由发展所必需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保障。
 
  美国在对其公民享受免于失业的保障方面乏善可陈,长期失业人数之多、时间之久,在60年间前所未有。美国是西方发达国家中维护劳动者权利最薄弱的国家之一,近10年来未批准任何一个国际劳工组织公约。美国缺乏有效的仲裁体系来处理用人单位拒绝与劳动者达成妥协的问题。据《纽约时报》2011年12月12日报道,美国有1330万人失业,其中有570万人失业已经超过6个月。2011年平均失业率为8.9%。(注48)2011年10月,25-34岁青年失业率高达26%,(注49)有更多的人就业不充分。2011年9月,美国有84个大城市失业率均超过10%,加利福尼亚埃尔森特罗市竟高达29.6%。(注50)失业者不仅遭受经济困难,还经受焦虑、抑郁等精神方面的压力。
 
  “极端高层和最底层之间差距越来越大”,(注51)凸显分配不公。美国号称拥有占人口总数达80%的庞大中产阶级阶层,极为贫穷和极为富有的人群只占少数。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注52)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2011年10月25日公布的报告称,1979-2007年,占美国人口1%的最富有家庭收入增长最快,税后所得增长275%,而占人口20%的最穷家庭仅增长18%。(注53)另据美国有线电视资讯网2011年2月16日报道,过去20年,90%的美国人实际收入没有增长,占美国人口1%的富人收入却增长了33%。(注54)经济政策研究所2011年10月26日发表文章称,2009年,占美国1%的大富豪家庭财富与中等收入家庭财富的比例为225:1。(注55)收入最高的前10%的人的平均收入是收入最低的10%的人的15倍。(注56)福布斯美国富豪排行榜显示,400位富豪掌控的财富达1.5万亿美金,(注57)相当于1.5亿底层美国人占有财富的总和。(注58)薪酬最高的前10位首席实行官的年薪足够支付18330名普通雇员的薪水。(注59)近11%的国会议员的净财富超过900万美金;249名国会议员是百万富翁;中等收入议员的净财富达891506美金,几乎是一般家庭收入的9倍。(注60)德国《明镜周刊》评论说,美国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赢家通吃”的经济体。美国政治学家巴特尔斯认为,财富分配的根本变化不是市场力量或金融危机这样的事件带来的后果,原因在于政治决策。(注61)

  与最富有的10%的人相反,美国贫困人口和贫困率连创历史新高,这对最富裕的美国是莫大的讽刺。美国人口普查局2011年9月13日发表的报告显示,2010年,美国约有462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比2009年增加260万人,为1959年开始这项统计以来最高;贫困率为15.1%,创1993年以来新高。布鲁金斯学会分析报告显示,以这样的贫困率发展,五年内经济衰退还将把1000万美国人抛入贫困人口的行列。22%的儿童生活在贫困中。(注62)美国有12个州的贫困率超过17%,密西西比州高达22.4%。(注63)美国正迅速成为一个依赖食品券的国家。(注64)美国没有足够的钱买食物的人从2008年的9%增至2011年的19%。(注65) 2010年,1720万家庭面临食品短缺,约占美国家庭总数的14.5%。(注66)2011年,美国有4600万人靠食品券生活,约占总人口的15%,比2007年上升了74%。(注67)
 
  数百万无家可归者流落街头。据报道,美国每年有约230万至350万人无家可归。(注68)2010年美国无家可归家庭数比2007年增长了20%。(注69)在过去五年中,离开家庭或来自社区其他地方申请入住收容所的单身人口比率从39%上升到了66%。(注70)纽约市无家可归人数已超过4.1万,其中儿童高达1.7万。(注71)加利福尼亚州圣塔克拉拉县平均每晚有7045人流落街头,(注72)芝加哥每晚有3000名青年人无家可归。(注73)
 
  美国自诩其卫生保健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却有相当数量的公民得不到应有的医疗和健康保障。据美国有线电视资讯网2011年9月13日报道,2010年,美国有499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彭博资讯社2011年3月16日报道,过去两年美国有900万人失去了医疗保险,7300万人支付医疗保险有困难,7500万人因为资金不足而推迟就医。因艾滋病死亡和传染别人的危险增大。自1981年首例艾滋病感染者被发现以来,美国已有60万人死于艾滋病。截至2008年底,美国共有1178350人感染艾滋病毒。(注74)据法新社报道,近3/4美国艾滋病毒携带者没有控制住感染,1/5的艾滋病毒携带者不知道自己患病,仅有大约51%的HIV呈阳性的人得到持续的治疗。(注75)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过去10年来,美国处方药致死人数增加1倍,约14分钟就有1人因此死亡。2009年因用药过度至少造成37485人死亡,超过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注76)
 
  美国大幅度削减教育经费、裁减教师、缩短学时,学校学费飙涨,青少年受教育权的保障每况愈下。据《纽约时报》2011年10月3日报道,2007年以来纽约市学校平均每年削减预算13.7%。2008年以来,包括高校在内的美国教育界减少了29.4万个职位,(注77)292个学区每周减少上课1天,这种做法仅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和70年代石油危机时出现过。(注78)美国大学理事会的报告显示,2011至2012学年,美国四年制公立大学的平均州内学杂费为8244美金,比前一个学年增加631美金,涨幅为8.3%。(注79)11月9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约3000名师生在该校聚会,抗议学费飙涨。(注80)据路透社报道,由于美国高校学费昂贵,三分之二本科学生尚未工作就有2.5万美金的债务。(注81)
 
  美国的印第安学问长期受到压制。美国通过立法和主流学问的影响来同化印第安学问。19世纪末开始,美国全面实施白人模式教育,推行强制性的唯英语教育。现今讲印第安语的大都是生活在保留地的老人。据估计,如果美国政府不采取措施,50年后,可能只有5%的印第安人会讲本民族语言。
 
  美国民众的经济、社会、学问权利得不到应有的保障远非遭遇金融危机所能推卸。美国至今尚未批准《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国际公约》。以上种种人权问题正是美国长期漠视公民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反映。

  2010年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但是,美国人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保障却每况愈下。
 
  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2007年12月至2010年10月,美国共减少750万个职位。(注43)据美国劳工部2010年12月3日公布的数据,2010年11月,美国失业率为9.8%,有1500万人失业,其中41.9%的人失业27周或更长时间。(注44)加州2010年1月失业率高达12.5%,创加州历史上最高失业记录,其中8个郡的失业率高达20%。(注45)纽约州2010年10月失业率为8.3%,近80万人失业,约52.7万人领取失业福利。(注46)残疾人的就业状况更加糟糕。据美国劳工部2010年8月25日公布的数据,2009年,残疾工人失业率为14.5%,近1/3的残疾人只做兼职工作,有学士或以上学位的残疾人的失业率为8.3%,高于非残疾的大专院校毕业生的4.5%。(注47)2010年7月,残疾人失业率高达16.4%。(注48)2009年,2.1万多残疾人因遭受就业歧视向美国就业机会均等委员会投诉,比2008年和2007年分别增加10%和20%。(注49)
 
  贫困人口比例创新高。美国人口普查局2010年9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09年底,美国贫困人口达4400万人,比2008年增加400万,贫困率达14.3%,创1994年以来最高。(注50) 2009年,密西西比州的贫困率高达23.1%。(注51)佛罗里达州贫困人口达2700万。(注52)纽约市18.7%的人生活在贫困中,比2008年增加4.5万人。(注53)
 
  饥饿人口大幅增加。美国农业部2010年11月发表的报告显示,2009年,美国有14.7%的家庭面临食品短缺,(注54)比2006年增长近30%。(注55)有5000万人生活在没有足够食物的家庭。接受紧急食物援助的家庭从2007年的390万户增加到2009年的560万户。(注56)2007年5月到2010年9月,美国领取食物券人数从2600万人增至4200万人,每8个美国人中有1人在使用食物券。(注57)在过去4年里,31.6%的美国家庭多次经历过至少两个月的贫困时期。(注58)
 
  无家可归者激增。《今日美国报》2010年6月16日报道,2008至2009财政年度,美国无家可归家庭增加了7%,达到170129户。无家可归家庭在政府提供的救助中心借住的时间由2008年的30天增加到2009年的36天,另有大约80万家庭借住在亲友家。美国学校中无家可归的学生数量增加到100万,比之前的两年增加了41%。(注59) 2009年,纽约市新增了30%无家可归家庭,(注60)无家可归者增加到3111人,另有约38000人居住在收容所中。(注61)新奥尔良的无家可归者有12000名。(注62)洛杉矶郡有约25.4万人在一年中有过无家可归的经历,约8.2万人常年如此,其中一半是非裔美国人,33%是拉丁裔人,20%是退伍老兵。(注63)美国伊拉克、阿富汗战争的士兵退伍一年半后就可能沦为无家可归者,每年大约有13万退伍老兵成为无家可归者。(注64)美国全国无家可归者援助联盟的数据显示,从1999年起,有超过1000起针对流浪者的暴力行为,造成291人死亡。(注65)
 
  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连年递增。《今日美国报》2010年9月17日报道,2009年,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从2008年的4630万人增加到5070万人,是连续第9年增加,已占到总人口的16.7%。美国平均每天有68名65岁以下的成年人因缺乏医疗保险而死亡。美国疾病防控中心2010年11月的报告显示,美国16至64岁成年人中,无医疗保险的比例高达22%。(注66)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健康政策研究所公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09年,65岁以下的加州成年人中,24.3%的人没有医疗保险,人数由2007年的640万上升到2009年的820万。没有医保的儿童从2007年的10.2%上升到2009年的13.4%。(注67)

  2009年

  美国的贫困、失业、无家可归者等问题严重,劳动者的经济、社会、学问权利得不到保障。美国失业率创26年新高。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破产企业和个人数量不断上升。美联社2009年4月报道,过去12个月内美国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和个人总数近120万。过去一年中,每1000个美国人中就有4人申请破产,破产率是2006年的两倍。(注41)到2009年12月4日,受金融危机影响,美国共有130家银行被迫关闭。(注42)据美国劳工部11月6日公布的数据,美国2009年10月失业率达10.2%,有1600万人找不到工作,创1983年以来最高记录。(注43)失业超过半年的有560万人,占失业人数的35.6%。(注44)9月,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25%,失业人数约为160万,是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注45)2009年3月7日结束的一周里,美国有547万人继续领取失业津贴,高于前一周的529万人。(注46)
 
  贫困人口创11年新高。《华盛顿邮报》2009年9月10日报道,2008年底,美国贫困人口达3980万人,比2007年增加260万人,占美国人口的13.2%,贫困率是1998年以来最高的一年。18至64岁贫困人口上升到2210万,比2007年增加17万人。陷入贫困的家庭占10.3%,达810万个。(注47)《纽约时报》2009年9月29日报道,2008年,纽约市贫困率为18.2%,近28%的布郎克斯区居民生活在贫困中。(注48)2008年8月至2009年8月,超过9万户加州贫困家庭被断电断气。密歇根州一名93岁的老翁也因断电断气冻死在家中。(注49)贫困导致美国自杀人数激增。据报道,美国每年约发生3.2万起自杀事件,几乎是1.8万起谋杀案的两倍。(注50)洛杉矶验尸官办公室的官员称,由于经济危机导致许多家庭无法负担丧葬费用。2008年,洛杉矶县有712具尸体无人认领,比上年增加36%。(注51)
 
  挨饿人口居14年来最高。美国农业部2009年11月16日报告称,2008年,美国有14.6%即1700万个家庭的4910万人在挨饿,比2007年的11.1%即1300万个家庭增加了31%,创1995年开始此项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注52)对食物没有安全感的人从2007年的470万上升到2008年的670万。(注53)约15%的家庭还在为温饱而奋斗。(注54)据统计,2009年8月,美国有3650万人领取食物券,占总人口1/8,比2008年增加了710万。但只有2/3符合申请资格的人获得了食物券。(注55)
 
  劳动者权利受到严重侵害。《纽约时报》2009年9月2日报道,根据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学者一项针对4387名低收入工人的调查发现,68%被调查的低收入者被克扣工资。在被迫加班的工人中有76%的人未得到相应的加班报酬,57%被调查者的工资收入没有依法足付证明。仅有8%因公负伤的人要求赔偿。26%的被调查者的工资收入低于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在抱怨工资收入及待遇问题的工人当中,43%的工人有被打击报复或被辞退的经历。(注56)《今日美国报》2009年7月20日报道,2007年,美国在工作场所死亡的人数为5657人,每天约有17人在工作中死亡,纽约州每年约有20万人在工作场所受伤或得病。(注57)
 
  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连续8年增加。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9年9月10日公布的数据,2008年,美国有4630万人无法获得医疗保险,占总人口比例的15.4%,比2007年的4570万人增加约60万人,是连续第8年增加。其中,18至64岁无医疗保险的人数从2007年的19.6%增加到2008年的20.3%。(注58)联邦基金的调查显示,2007至2009年,美国31个州18至64岁的成年人医疗保险范围缩小。(注59)成年人无医疗保险人口比率极高的州由1999年的2个增加到2009年的9个。得克萨斯州平均每4人中就有1人无医疗保险,居美国之首。(注60)休斯顿40.1%的居民无医疗保险。(注61)据统计,2008年,有2266名65岁以下的退伍军人因缺乏医疗保险或医疗服务而死亡,全国因无医疗保险死亡的退伍军人比在阿富汗战场上阵亡人数高出14倍。(注62)消费者联盟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一年,34%的年收入5万美金以下家庭和21%的年收入10万美金以上家庭医疗保险丧失或遭到削减;2/3年收入5万美金以下的家庭和1/3年收入10万美金以上的家庭削减了医疗支出。28%的人生病不去就医;25%的人无法支付医疗或药品的费用;22%的人拖延实施医疗程序;20%的人有处方不买药或不做医疗检查;15%的人服用过期药物或为了省钱而不遵医嘱按时服药。(注63)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09年12月8日发布报告称,2007年美国人均寿命仅为78.1岁,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居倒数第四位,而该年经合组织成员国的人均寿命为79.1岁。(注64)
 
  无家可归者激增。据统计,截至2008年9月,美国有160万人住进收容所,全家都在收容所的人数从2007年的47.3万增加到2008年的51.7万。(注65)2009年以来,芝加哥地区六个县的无家可归者有所增加,其中麦克亨利县增加最多,比去年增长了125%,这些家庭只能住在棚车等简易场所。(注66)2009年3月,加州州府萨克拉门托市形成了一个帐篷城,数百名无家可归者聚集在此。南加州的圣莫尼卡市不惜动用武力定期将无家可归者驱逐到市外。(注67)10月,底特律市的几千名无家可归者因担心领不到政府的住房补助而大打出手。(注68)12月,纽约市收容所有6975名无家可归的单身成人,这个数字不包括短期住所里的30698人、军队老兵和长期无家可归者。(注69)《休斯顿纪事报》2009年3月16日报道,2008年9月,加尔维斯顿大量房屋在艾克飓风中损毁,有数千灾民无法重返家园,约1700户家庭未得到救助,大都居无定所。(注70)

  2008年

  美国人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缺乏应有的保障。美国贫富差距悬殊。据《纽约时报》2008年10月5日报道,在过去30年中,美国收入和工资分配是所有高收入国家中最不平等的。最富有的20%的美国人年均收入达168170美金,几乎是收入最低的20%人口的15倍,后者的年均收入仅为11352美金。纽约市1%最富有的人的收入占纽约市总人口收入的37%,(注35)64名亿万富人拥有财富达3440亿美金,比2年前该城市亿万富人的综合财富高出469%。(注36)联合国2008年10月22日的报告表明,包括纽约、华盛顿、亚特兰大和新奥尔良等美国大城市的贫富差距之悬殊堪比非洲城市,市民收入不均的比例非常高。
 
  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增多。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8年8月公布的统计数字,2007年,美国的贫困率为12.5%,贫困人口3730万人,比2006年3650万人多出80万人,其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18岁以下儿童达到18%,高于2006年的17.4%,(注37)陷入贫困的家庭占9.8%,达760万户。全年共有156万人年收入只达到贫困线的一半,占贫困人口的41.8%。纽约市有23%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注38)
 
  据《华盛顿邮报》和哈佛大学等机构2008年联合作出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报告显示,金融危机使80%的低收入工人难以支付燃油或存退休储蓄金,超过60%的人难以负担医疗保险,50%的人难以支付食品和住房费用。路透社报道称,2008年9月,使用政府食物券购买食品的美国人数量创下了纪录,达3150万人,比一年前增加了17%。(注39)2008年,48%以上的纽约市居民在食物开支上遇到困难,比2003年增加了1倍,需要救济的人从2004年的100万增加到了2007年的130万。(注40)68.8%的食品救助站表示已经没有足够的食品来满足需求。(注41)美国200多万户家庭还不起房贷。据2008年11月13日公布的报告显示,2008年10月,全美丧失抵押房产赎回权的屋主比2007年同期增加了25%,全美被银行收回的房产超过84000处。(注42)
 
  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2008年7月29日公布,2007年,露宿街头或住在收容所的长期无家可归者达123822人。2006年10月1日至2007年9月30日,160万人经历过无家可归和寻找收容所。(注43) 2008年会计年度寻求紧急收容的人数比2007年度增加了1倍。(注44)路易斯安那州、肯塔基州无家可归的家庭数量增加到931个。在对美国25个城市的调查中发现,有19个城市的无家可归者在过去一年有所增加。(注45)平均每天在华盛顿地区有超过6000人无家可归。其中,有47%的人长期无家可归。(注46)
 
  劳动者权利缺乏保障。美国的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劳工部2009年1月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全年,美国失业率平均达5.8%,远高于2007年的4.6%,是2003年以来的最高点。就业岗位总计减少了260万个,是1945年以来减少幅度最大的一年。其中2008年12月,美国就业岗位减少52.4万个,失业率上升到过去16年来的最高点7.2%。(注47)长期失业人数(失业27周以上)11月达220万人,在过去12个月中增加了82.2万人。(注48)根据2008年12月9日的一个调查,2008年美国人工作时间平均每周46小时,比2007年增加了1小时,4人中有1人增加了工作时间;娱乐时间减少16小时,比2007年减少4小时,是1973年以来最少的。(注49)在25个州,半数非法散工得不到雇主的足额报酬或根本拿不到报酬。(注50)2008年7月,明尼苏达州地方法院判决沃尔玛违反劳动法,未能给予在该州的沃尔玛员工提供充足的休息时间,并要求小时工超时工作。(注51)7月23日,纽约州劳工厅宣布纽约皇后区锦顺衣厂被查出不支付最低工资和加班费,在过去6年欠薪约530万美金。(注52)9月6日,约27000名波音机械师举行罢工,要求提高工资和福利。(注53)10月22日,美国联邦法官判决纽约曼哈顿西贡餐厅向36名工人赔偿最低工资、加班费和违反劳动法的罚款460万美金。(注54)
 
  职工养老金大大缩水。据2008年10月7日美国国会高级预算分析估计,美国的退休账户在过去15个月里缩水了20000亿美金,超过一半的人认为他们需要延长工作年龄。在过去一年,由于经济问题,有20%的45岁以上的美国人就有1个停止将钱存入401(K)、IRA或其他退休账户。(注55)美国打工族的401(K)计划的平均数额由2007年的79000美金减少到2008年10月的68000美金,下降了14%。(注56)
 
  受教育权得不到保障。《美国人类发展报告》显示,14%的美国人(约4000万人)读写能力不足,看不懂报纸文章和物品说明手册。(注57)美国公共政策和高等教育全国中心2008年12月3日的报告表明,1982年至2007年,美国大学学费上涨439%,而同期中等收入家庭的收入只增加了147%。2008年秋,州立大学的学费上涨6.4%。很多州计划在2009年的预算中进一步大幅提高大学学费,佛罗里达和华盛顿州都计划上涨15%至20%。对于最贫困家庭来说,上一所公立大学一年的净开支占到平均收入的55%,而在1999年至2000年这个比例为39%。如果是上社区大学,这部分开支去年占到最贫困家庭平均收入的49%,高于1999至2000年的40%。(注58)最贫困家庭的孩子中仅有11%的人获得了大学学位,与之相比,在收入居前20%的家庭的孩子中,这个数字则为53%。(注59)
 
  享受不到医疗保障的人越来越多。2008年7月发表的《美国人类发展报告》称,美国人每小时在医疗保健方面的花费为2.3亿美金,预期寿命却几乎比其他发达国家都短,排在第42位。每6个美国人就有1人无医疗保险。美国人口普查局2008年8月26日发表报告称,2007年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达到4570万人。(注60)而美国19个州已开始制定或提议在2009、2010财政年度削减针对穷人的医疗补助计划开支以及州级儿童医疗保险项目。(注61)由于医疗费上涨,许多企业不为职工购买医疗保险。全国独立经营协会2008年3月的调查显示,只有47%的小企业给员工提供医疗救助。50人规模以下的企业中,只有24%的企业为员工提供医疗救助。许多人因付不起医药费而放弃看病或治疗。
 
  美国吸毒和自杀等社会问题严重。美国使用过大麻和可卡因的人数全球领先。一项对17个国家的5.4万人的调查表明,16%的美国人曾服过可卡因,超过42%的美国人承认曾试吸食过大麻。(注62)美国中年白人自杀率逐年升高。2008年10月21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999年至2005年美国自杀率每年增长0.7%,40岁至64岁白人的自杀率每年增长2.7%。中年白人女性的自杀率上升了3.9%。2007年圣路易斯市全年自杀人数共计138人。截至2008年6月2日,该市共有61人自杀,比2007年同期增加了15人。(注63)巴尔的摩、底特律和新奥尔良市的自杀率都在升高。(注64)美国年轻人患人格障碍症者居多。在美国,几乎有20%的年轻人患有人格障碍症,近一半的年轻人有某种心理问题,并只有不到25%的患有精神问题的年轻人能获得治疗。(注65)

  2007年

  美国公民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美国贫困人口不断增加。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7年8月公布的统计数据,到2006年底,美国贫困人口的比率为12.3%,即有3650万人、770万个家庭生活在贫困中,几乎相当于每8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中。密西西比州的贫困率高达21.1%。(见注57)美国主要城市的贫困率为16.1%,都市之外贫困率为15.2%,南部区贫困率为13.8%。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为19.8%,几乎每5人中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中。(见注58)
 
  美国最富有人的财富近年来迅速膨胀,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据统计,最富有的1%的人占2005年美国全部国民收入的比率由2004年的19%增加到了21.2%,而处于美国下层50%的人占全部国民收入的比率由2004年的13.4%降低到了12.8%。(见注59)2006年美国除自身居住的房产之外的家庭净资产达到500万美金以上的“超级富裕”家庭较前一年增加了23%,由93万个增加到114万个。(见注60)身家超过10亿美金的富翁由1985年的13人增加到1000多人。(见注61)美国大企业老板2006年的平均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金,是一般美国人工资的364倍,他们工作一天的收入几乎相当于普通人工作一年的收入。(见注62)
 
  过去5年是美国经济发展相对强劲的年头,却有数百万美国人的境况比以前更糟了。美国人工资支出在国内生产总值中降到自1947年有政府记录以来的最低点。处于工作年龄段家庭的平均收入5年来连续下降,比以前减少了17%。(见注63)据2007年9月对美国人压力状态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金钱和工作是近四分之三美国人最大的压力来源。在接受调查的1848名成年人中,51%的人担心住房开支。购房是西部61%的居民和东部55%的居民“非常重要或相当重要”的压力来源。(见注64)据美国政府最新的报告显示,1999年至2004年间,年龄在45岁至54岁之间的美国居民的自杀率大约上升了20%,达到了自有统计开始、25年以来的最高点。(见注65)
 
  美国城市饥饿、无家可归者大量增加。据美国农业部2007年11月14日发布的报告,2006年,全美至少有3550万人挨饿,比上年增加39万人,其中有1100万人生活在“极低的食品安全状态”(见注66)。据美国市长会议发布的2007年美国23个城市饥饿和无家可归情况调查,有16个城市要求得到食品紧急救助的申请比上一年增加,平均增长率达到12%,底特律食品紧急救助的申请增加了35%。在13个城市中有15%带小孩家庭的紧急救助要求被拒绝。在接受住房调查的20个城市中,申请紧急收容或临时住房的人数在2007年增加至193183人。巴尔的摩县在2007年向当地政府申请租房补贴的人比上年增长30%。(见注67)据估计,目前全美无家可归者约为75万人。(见注68)洛杉矶县有73000多人无家可归(见注69),菲尼克斯市有7000至1万人无家可归,还有3000人无法得到政府的收容。(见注70)新奥尔良有12000人无家可归。(见注71)加利福尼亚州有近5万退伍军人露宿街头(见注72)。无家可归者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研究表明,无家可归者的平均寿命为42岁至52岁,他们中间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人患有各种慢性疾病。(见注73)在美国许多城市的性犯罪者中,无家可归的人比例很高。波士顿136名高危险的犯罪者中三分之二没有永久住址,纽约市有100多名性犯罪者注册在两个无家可归者中心。(见注74)
 
  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越来越多。据路透社2007年9月20日报道,美国人口普查局称,2006年全美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为4700万。而美国家庭组织称,实际上,在65岁以下的美国人中,有近9000万人在2006年到2007年之间(或其中某些时间段)没有医疗保险,占总数的34.7%,(见注75)其中19岁至29岁的年轻人有1000多万无医保。(见注76)在得克萨斯州没有医疗保险的比例高达23.8%,亚利桑那州为20.6%,佛罗里达州为19.7%,佐治亚州为19%。(见注77)2006年,美国普通家庭的医疗保险费比2005年上涨了7.7%,达11480美金,在享受医疗保险的人口中,由企业提供保险的只占59.7%,比上一年降低了0.3个百分点。(见注78)同时,家庭收入达不到贫困标准而没钱看病的人口,从1998年的4.2%上升到2006年的5.8%。(见注79)

  2006年

  美国是世界头号富国,但是,美国人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却缺乏应有的保障。贫困人口是美国社会中的“第三世界”。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6年8月29日公布的数据,2005年美国有3700万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12.6%,有770万个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平均每8个美国人就有1个生活在贫困中。克利夫兰市(Cleveland)和底特律市的贫困率分别高达32.4%和31.4%,几乎平均每3人中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注39)法新社2007年2月24日的报道说:麦克拉奇报业集团的分析报告发现,根据美国人口调查最新数据,美国有将近1600万人处于“极度贫困”状态,极度贫困人口比2000年增加了26%,赤贫人数达到近30年的最高点。美国经济在2000年至2005年间增长了12%,生产力提高了17%,而同一时期,美国中等收入水平的人的工资只增加了3%,考虑到过去5年12%的增长,他们的实际收入有所下降,低于2000年的水平。(注40)
 
  饥饿、无家可归现象严重。美国农业部2006年11月15日发表的报告显示,2005年美国有3480万人曾因没有足够的钱或其他资源获得足够的食品。“美国市长会议”对包括芝加哥、波士顿、洛杉矶等23个城市进行的调查发现,2006年要求提供食品紧急救助的人比2005年平均增加7%,74%的城市有更多的人要求食品紧急救助;要求提供住所紧急救助的人比2005年平均增加9%,68%的城市有更多的人要求住所紧急救助。(注41)目前,美国约有60万无家可归的人,(注42)其中华盛顿特区有16000多人,(注43)纽约有3800多人,(注44)巴尔的摩市每天晚上都有3000至4000人无家可归。(注45)在夏威夷,约1000个无家可归的人住宿在海岸的帐篷里。(注46)洛杉矶市及其周边社区有多达88345个无家可归者,被称为美国最大的无家可归者之都。(注47)
 
  美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高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但是,美国劳工保护和家庭福利的法律保障却远远落后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据美国之音2007年2月4日报道,哈佛大学和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健康与社会政策研究所共同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世界高、中、低不同收入类型的173个国家中,只有美国与莱索托、利比里亚、斯威士兰、巴布亚新几内亚5个国家对女工带薪产假的福利缺乏法律保障。世界上有137个国家给工人提供带薪年假,而美国则没有这方面联邦法律保障。有145个国家的工人休病假能拿到工资,但美国工人在这方面也无法律保障,完全由雇主决定。美国没有法律规定工人每周最长工作时间限制,也没有法律规定每周加班的最大期限,而134个国家有这方面的法律规定。美国法律不保障哺乳期女工在工作时间享有喂奶时间,而至少有107个国家的女工享有这方面权利。美国法律不保障男性职工在孩子出生前后享受任何假期,而65个国家的男性职工则有此方面福利待遇。
 
  许多美国人无法享受基本医疗保险。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6年8月29日公布的报告,2005年美国有466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总人口的15.9%,比2004年增加了130万人。在基本医疗保险最好的明尼苏达州也有8.7%的人没有医疗保险,得克萨斯州高达25%的人没有医疗保险。3年来,美国的医疗保险费增长了50%多,从2003年的每月58.70美金,增加到了每月88.50美金,预计到2007年将增长到每月98.20美金。在未来10年中,用于药品福利的花费平均每年将增长11.5%,这是经济增长率的两倍。(注48)据统计,在过去6年里,每个美国家庭每年的医疗费用达到11500美金,这意味着每个人每年要支出近3000美金。由于不堪本国高昂的医疗费用,美国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海外寻求医疗服务。2005年有50万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前往海外就医。(注49)

  2005年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同时也是发达国家中贫困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问题相当严重,劳动者的经济、社会、学问权利得不到保障。
 
  根据英国伦敦经济学院2005年对8个富裕国家所作的调查,美国的社会不平等现象最为严重。(注45)美国的人口贫困率在世界发达国家中最高,是其他工业化国家的两倍多。(注46)一方面,近年来,美国富人越来越富。据一家设在芝加哥的财富调查企业(Spectrem Group)2005年公布的最新调查,除了用于自身居住的房产之外,2004年,美国拥有百万美金净资产的家庭,共拥有资产达11万亿美金,比2003年增加8%。(注47)另一方面,美国普通劳动者收入大幅下降,贫困人口增加。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2004年,美国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由2003年的12.5%上升到12.7%,总人数从3590万上升到3700万,增加了110万人,平均每8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之中。(注48 )底特律、迈阿密和纽瓦克等城市的贫困率达28%以上。据《纽约时报》2005年11月22日报道,2004年,有营养不良成员的家庭数目达到了390万户。
 
  无家可归者现象严重。据《今日美国报》2005年6月调查,美国有72.7万多人无家可归,即每400个美国人当中有1人无家可归。(注49)“美国市长会议”对包括芝加哥、波士顿、洛杉矶等24个城市进行的调查发现,2005年要求提供住所紧急救助的人比2004年平均增加6%,71%的城市有更多的人要求住所紧急救助;要求提供食品紧急救助的平均增加了12%,有76%的城市有更多的人要求提供食品紧急救助。(注50)华盛顿特区每年有包括6000孩子在内的3100多个家庭向政府申请紧急住所救助,许多人只能睡在大街上、汽车里和公共汽车站。(注51)《洛杉矶时报》2005年6月16日报道,洛杉矶已成为全美“流浪者之都”,洛杉矶郡范围内流落街头或避难所的人数日均高达9万人,其中3.5万人处于长期流浪状态。
 
  美国劳动者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据美国劳工部统计,到2005年11月,美国有760万成年人没有工作,失业率为5%。(注52)据《今日美国报》2005年11月报道,有将近20%的失业人员已经有6个月或更长的时间没有工作。有360万人被排除在失业保险之外。(注53)工人待遇低下,缺乏适当的劳动条件和应有的劳动保护。《华盛顿邮报》2005年8月3日披露,美国肉类加工厂工人工作条件差、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危险。长期以来,工人疾病缠身,常有各种各样的肢体伤残或皮肤病,甚至有人因为长期劳累而死。美国《侨报》2005年11月1日报道,纽约绝大多数餐馆工人没有基本的劳动保护,工作时间长,收入低,几乎没有健康保险,其中38%的人曾被烧伤或烫伤,近半数曾被切伤。2005年10月31日,费城地区宾州东南捷运系统工人劳资双方因无法就工人医疗保险问题达成协议而举行大罢工。12月20日,纽约运输工会因与公交当局就工资和养老金等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而举行全市公交系统工人大罢工。
 
  美国的人均医疗费用高于世界其他任何国家,但是,劳动者的医疗保险危机相当突出。据统计,2004年,美国总体医疗费用比2003年上涨8.2%,但有458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总人口的15.7%,比上年增加80万人。仅纽约就有近200万居民没有医疗保险,其中三分之二是在职工人。美国每年有1.8万人因为得不到治疗而死亡。凯泽(Kaiser)企业2005年9月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60%的雇主为员工提供医疗保险,较5年前有明显的下降。2005年美国普通家庭的医疗保险已经上涨到10880美金。(注54)未来几年美国的医疗费用还会以高比例继续上涨,看不起病的人将会越来越多。(注55)2005年11月21日,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削减500亿美金预算的法案,其中包括减少医疗开支、削减对穷人的食品救助和给儿童项目的支撑等,这对美国穷人无疑是雪上加霜。

  2004年

  美国拒不加入《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国际公约》,消极对待劳动者的经济、社会和学问权利。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等痼疾像影子一样伴随着这个世界头号富国。贫困人口有增无减。据《巴尔的摩太阳报》2004年7月6日报道,从1970年到2000年,处于美国社会底层的90%的人平均年收入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基本上没有增加,挣扎着维持生计,而处于社会上层的10%的人平均收入增加了90%,享受着豪侈的生活,形成了对照鲜明的“两个美国”。(注22)据《华尔街日报》2004年6月15日报道,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阿瑟·肯尼克尔(Arthur Kennickell)2003年秋季做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所有个人或家庭持有股票总量的53%、债券的64%,占有全国超过三分之一的财富。(注23)在首都华盛顿,20%富有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是20%低收入家庭的31倍。(注24)自2003年11月以来,大多数美国家庭的工资在持续下降。许多中低收入的家庭的收入无法跟上物价的上涨,不堪重负。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4年公布的数据,美国的贫困人口连续三年上升,2003年比上年增加130万,达到3590万人,贫困率达到12.5%,即每8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达到1998年以来的最高点。(注25 )
 
  无家可归者问题日趋严峻。美国市长会议2004年12月15日公布的新年度调查报告显示,要求紧急食品救助的平均增加了14%,要求紧急住所救助的平均增加了6%。(注26 )据估计,美国目前有350万无家可归者。美国联邦预算却不再为新的低廉住房提供经费,迫使一些地方政府削减公共住房项目。圣地亚哥市(SANDIEGO)约有8000名无家可归者,而政府只能提供不到3000个临时床位。而那些没有得到“居住许可票”(LODGING TICKET)的人如果露宿街头将被视为“非法”而被传讯或拘押。2004年1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一名调查官员谴责美国政府在住房问题上存在着“大规模侵犯人权”的现象。
 
  医疗保险危机日益突出。据《华盛顿邮报》2004年9月28日报道,在过去的4年中,美国医疗保险的费用连续以两位数的百分比上涨,到2004年已经上涨了59%,比工资增长和通货膨胀大约快了5倍。大约有1430万美国人将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用于医疗方面的开支。(注27)目前,家庭医疗保险计划的价格超过了每年1万美金,许多家庭承受不起,享受医疗保险的工人从2001年的65%下降到2004年的61%。(注28)2004年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比2003年增加了140万,达到4500万人,占美国人口总数的15.6%。(注29)在得克萨斯州,大约四分之一的工人没有医疗保险。(注30)在加州,约有6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每年耗资600亿美金的福利系统面临崩溃。(注31 )与此同时,医疗事故频频发生,成为仅次于心脏病和癌症的第三大杀手。据《波士顿环球报》2004年7月27日报道说,入院治疗的25个患者中就有1人深受其害。从2000年至2002年,每年有19.5万人因医疗事故而命丧黄泉,而实际数量可能比原先估计的多一倍。

  2003年

  美国是世界上头号发达国家,但美国政府至今拒不加入联合国《经济、社会、学问权利国际公约》,对劳动者的经济、社会、学问权利漠不关心,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等问题十分严重。
 
  贫富差距继续扩大。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2003年的报告指出,美国贫富差距之大为近70年来之最。占美国人口总数1%的最富有的人,所占有的财富超过占人口总数40%贫困人口所拥有的财富总和,富人财富在整个国民收入中所占比例从1979年的7.5%上升到2000年的15.5%。(注24)美联储的一份报告显示,1998年到2001年,美国最富有人口与最贫穷人口之间的财富差距扩大了70%。(注25)美国政府的某些政策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加剧了贫富差距和分配不公。美国智库环境工作组2003年的报告称,美国政府的农业政策使大农场主得到超过70%的政府补贴,大农场主与普通农民的收入差距扩大,迫使许多农民濒临破产。(注26)
 
  贫困和饥饿人口有增无减。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03年年度经济报告公布的数据,美国的贫困人口连续两年上升,2002年比上年增加170万,达到3,460万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2.1%,贫困率比上年增长了0.4个百分点。其中极度贫困人口从1,340万人增长至1,410万人;贫困儿童的比例从2001年的16.3%上升至2002的16.7%。(注27)2001年以来,美国贫苦家庭的增长率为6%,美国现有730万个贫困家庭,有3,100万人面临饥饿。在25个大城市中,需要应急食品的人平均增加19%,依靠食品券的人数增加到2,200万,排队领取免费食品的“贫困大军”队伍越来越长。(注28)2003年10月美国农业部发表的报告称,2002年全美有1,200万个家庭担心买不起食品,380万个家庭实际上有人在挨饿。2003年12月18日,美国市长会议公布的新年度调查报告显示,在被调查的25个城市中,2003年要求紧急食品救助的人数比2002年平均增加了17%,87%的城市认为2004年人数还会增加。无家可归者人数继续攀升。据美国全国无家可归和贫困法律中心(National Law Center on Homelessnessand Poverty)公布的材料,2002年,美国有300多万人无家可归。(注29)华盛顿的无家可归者比例最高,估计约2万人有无家可归的经历,近400个家庭申请紧急住所救助。(注30)仅2002年4月份,纽约就有38,476人在援助中心过夜,其中包括16,685名儿童。据美国市长会议2003年12月公布的调查报告,过去的一年要求紧急住所救助的人数增加了13%,88%的城市认为2004年情况会更糟。近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就此提醒美国:应将“居者有其屋”视为最基本的人权。芝加哥无家可归者联合会认为政府没能为大家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更批评当地政府要在5年内强制收回当地8,000处住房的做法违反了国际人权法。
 
  劳动安全缺乏保障。美国法律规定,只有在雇主“蓄意”破坏安全规定的条件下发生的工伤事故才可能提交到司法部门。即使发生了耸人听闻的案件,雇主也很少被确认为“蓄意”而提起公诉。《纽约时报》曾经援引美国职业安全和卫生署调查报告说,1982年至2002年的20年中,因雇主“蓄意”违反安全规定而导致工人死亡的案例有1,242起,没有被起诉的占了93%。20年来,全美因雇主违反安全规定导致工人死亡的事故有2,197起,而雇主被监禁的总时间还不到30年。医疗保健状况变差。2003年9月美国人口普查局发表报告,2002年美国没有健康保险的人数比2001年上升了5.7%,达到4,360万,占总人口的15.2%,是最近10年中单个年份增加最多的一年。(注31)据调查,从1987年到2001年,美国大企业中没有健康保险的职工比例从7%上升到11%。(注32)无钱看病的越来越多。在内布拉斯加州,25万名单身母亲失去了以前享受的免费医疗。在亚利桑那州,大约6万名儿童将不再有医疗保障。(注33)

  2002年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贫富悬殊和社会不公使得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成为这个头号发达国家中的“第三世界”。
 
  最近一、二年,美国接连爆出大企业涉嫌欺诈的丑闻,由此造成的诚信危机和经济损失使美国普通百姓失去了经济安全感,严重损害了美国广大民众的经济利益。美国劳工部2003年1月10日公布报告说,2001年至2002年,美国共失去160万个就业岗位。2002年12月,全美失业率高达6%,失业人数为860万人,雇主削减了10万多名雇员的工资。(注16)美国有60%的家庭持股,大企业欺诈丑闻造成股市下跌,使市场总值跌去2.5万亿美金,给这些大企业的员工和企业股票持有人造成严重损失。安然企业宣布申请破产后,其股票从过去每股85美金跌至不到1美金,数百万持股人损失惨重,大批员工投资在本企业股票上的退休金血本无归,教师、消防队员和部分政府雇员退休金损失10亿美金。世界通信企业宣布申请破产后,企业股值从每股62美金跌至几个美分,1.7万员工失去工作,投资者利益严重受损。(注17)
 
  美国贫富差距明显拉大。美联储2003年1月22日报告说,1992年至1998年间,全美10%收入最高的家庭和20%收入最低的家庭之间的差距拉大了9%,而1998年至2001年间拉大了70%。据《华盛顿邮报》2002年9月24日报道,全美20%收入最高者拥有全美50%的收入,5%的最富有者(年收入15万美金)占全美总收入的百分比由2000年的22.1%上升到2001年的22.4%。
 
  贫困和饥饿人口有增无减。美国人口统计局称,2001年,美国又有130万人落到贫困线以下。2002年,贫困人口继续增加。据美国“为世界提供面包”组织2002年公布的材料,美国有3,300万人生活在遭受饥饿或饥饿危险的家庭。据报道,美国全国的无家可归者人数估计达到300万人左右,而政府在2002年减少了对这些人的援助,并对他们制定了更加严厉的法律进行惩罚。(注18)
 
  美国市长会议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2002年在包括华盛顿、波士顿、洛杉矶、芝加哥等在内的美国25个主要城市,要求紧急食品救助的人数平均增加了19%,要求紧急住所救助的人数在18个城市中平均增加了19%,这是过去十年中增加最多的一年,而且,所有被调查的25个城市都预计2003年饥饿和无家可归者人数还会增加。波士顿市市长、美国市长会议主席托马斯.M.梅尼诺评论说,“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必须找到一种办法来满足其所有居民的基本需要。”美联社2002年11月3日的报道说,洛杉矶市2002年有77.7万人生活在饥饿边缘,占总人口的33%。到2002年7月,纽约的无家可归者比4年前上升了66%。(注19)2002年,仅洛杉矶郡就有84,000名无家可归者,每晚约9,000至15,000流浪者,43%无栖身之所,只能流落街头。据美国有关组织统计,目前美国无家可归问题的严重程度,已经接近“二战”结束时的水平。最易受贫困和饥饿打击的群体包括怀孕妇女、老人、无身份证居民和单亲家庭等。美国市长会议公布的报告显示,要求食品紧急救助的人中,48%的人是有孩子的家庭成员,要求食品救助的成年人中,38%的人是有工作的。在无家可归者中,39%的是有孩子的家庭,22%的人是有工作的,73%的无家可归者家庭是单亲家庭。

  2001年

  美国是世界上头号发达国家,但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穷人的境遇始终得不到根本的改善,成为这个超级大国中被遗忘的“第三世界”。
 
  最近20年,美国高收入家庭与低收入家庭拥有的财富进一步扩大。1979年至1999年,美国收入最高的5%家庭的平均收入与20%收入最低家庭平均收入的差距,从约10倍扩大到19倍。根据《纽约时报》2001年8月对美国人口局统计数字的分析,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繁荣并没有使美国的中产阶级生活得比上一个十年更富裕,而是穷人更穷,富人更富,介于两者之间的大部分人生活不如90年代初期。如今,1%最富有的美国人拥有全国财产的40%,而80%的美国人只占有全国财富的16%。在华盛顿特区,占人口五分之一的最富裕的家庭平均拥有的财富较之占人口五分之一最贫穷家庭,已经从18倍上升到了24倍。
 
  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问题更加突出。据美国食品研究和行动中心网站2002年报道,1999年,美国有10%的家庭,即有1900万成年人和1200万儿童“没有食物保障”。2001年美国全国紧急提供食品计划调查显示,美国第二收获紧急提供食品库网络在一年中向2300万人提供了紧急食品,比1997年增加9%。在接受紧急食品的人中,有900多万是儿童;几乎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是妇女,五分之一以上是老人。
 
  美国市长会议2001年12月发表的年度报告说,在美国的主要城市中,忍饥挨饿者和无家可归者的人数在2001年急速增长。在被调查的27个城市中,要求食品紧急救济的人数平均增加了23%,要求住房紧急救助的增加了13%。在被调查的城市中,93%的城市对食品紧急救济的需求增加了,其中很多是有孩子的家庭,这个数字比2000年平均增长了19%。在要求紧急救济的成年人中,37%是有工作的人员。造成饥饿的原因主要是收入低、失业、高房租、经济衰退、福利改革、医疗费用高和精神疾病等等。美国劳工部2001年11月29日说,美国靠救济生活的总人数达到402万人,创19年来新高。美国“结束无家可归”全国联盟认为,有75万美国人处于经常性的无家可归状态,多达200万的美国人有过无家可归的经历。这些无家可归者夜宿在街头、车箱、避难所和公园露营地等不安全的地方。
 
  在美国,穷人和富人的命价不同。法国《解放报》2002年1月9日报道,9.11事件后,美国政府建立的联邦赔偿基金确定的9.11遇害者赔偿金发放办法是,根据受害人的年龄、工资和家庭人口来确定经济赔偿的数额,然后再加上精神赔偿。按照这种方法计算出来的结果令人震惊。如果遇害者是一名家庭妇女,她的丈夫和两个孩子只能得到50万美金的赔偿。可如果受害人是华尔街经纪人,他的遗孀和两个孩子却能得到430万美金的赔偿。经济赔偿上存在的这种差距引起许多受害者家属的强烈抗议,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承诺修改赔偿金发放办法。

  2000年

  20世纪末期,美国经济处于有史以来最繁荣的时期,到2000年底已持续增长118个月,但是,由于贫富两极分化严重,劳动人民的生活每况愈下,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者问题积重难返。
 
  美国的贫富差距与经济同步发展。据统计,1%最富有的美国人拥有全国财产的40%,而80%的美国人只占有全国财富的16%。9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财富增长的40%流入了少数富人腰包,多数穷人只得到其中的1%。1977年到1999年,美国最富的1/5家庭的税后收入增长了43%,而最穷的1/5家庭的税后收入(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却下降了9%,那些靠最低工资维持生计的人今天挣到的美金按实际收入计算还比不上30年前的水平。(注7)《美国资讯与世界报道》周刊2000年2月21日一期的文章指出,1979年,收入最高的5%家庭的平均收入是20%收入最低家庭的10倍以上;到1999年,这个差距已经扩大到19倍,居当今工业化发达国家之首,创下了美国人口普查局1947年开始跟踪这个问题以来的最新纪录。1992年美国最大企业的老板们的收入是其普通工人工资的100倍左右,而2000年他们挣的钱是普通工人的475倍。(注8)而据美国《商业周刊》2000年8月的评估,工人和首席实行官的收入差距1990年是84倍,1995年是140倍,1999年是416倍。
 
  据一项收入情况调查,硅谷收入最高的1/5家庭自1992年以来实际收入增长了29%;而收入最低的1/5家庭的实际收入在90年代大部分时间都下降了,目前仅恢复到1992年的水平,其中最底层员工目前的平均工资甚至比10年前低10%。(注9)
 
  贫困和饥饿的美国人口居高不下。据美国联邦政府的统计数字,美国有3200多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占总人口的12.7%,贫困率比70年代还要高,也高于其他大多数工业化国家。(注10)美国农业部2000年3月的一项调查表明,美国有9.7%的家庭“食品得不到保障”,18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区至少有10%的家庭经常处于饥饿状态或是营养不良。1998年全国有3700万个家庭处于饥饿之中。在最穷的新墨西哥州,有15.1%的家庭面临饥饿的威胁。
 
  无家可归者有增无减。90年代中期的一份研究表明,有1200万美国人在一生中会在某个时候处于无家可归的境地。根据美国市长会议对26个大城市所作的调查,1999年超过2/3的城市收到提供居所紧急要求的数目比上年有所增加,无家可归者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注11)《纽约时报》2000年7月9日报道说,纽约市民正处于几十年来住房最紧缺的时期,等待公共住宅的家庭有13万个,收容所有时一夜就收容近5000个家庭和7000名单身的人。
 
  劳动者权利受到严重侵犯。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相比,美国劳动者的工作时间最长,享有的保障和权利却更少。《美国资讯与世界报道》2000年3月报道说,美国人每年平均工作时间为1957个小时,超过其他发达国家。在曼哈顿,大约75%的受过大学教育的25岁至32岁的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0小时,而在1977年只有55%的人工作时间这样长。美国最近出版的一本书揭露,美国有些女收银员和流水线工人,因为没有时间上厕所工作时下身不得不裹着尿布。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1999年7月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的一份报告指出,组织权和罢工权在美国劳工立法中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在雇主决定破坏工会或者阻止成立代表工人的工会时,法律不能保护工人。美国工人参加工会的比例仅为13%。美国1400万名州和地方政府的雇员中有700万人没有集体谈判权,更不用说罢工权了。(注12)数以百万计的农场工人、家庭服务工人、低层管理人员,被明确排除在确保工人组织权的法律保护之外。据统计,20世纪50年代,每年因为行使结社权遭到报复的工人是几百名;到90年代,每年有2万多名工人遭到严重报复。(注13)
 
  劳动者享受不到充分的劳动保护和社会保障。美国能源部200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在美国从事核武器制造的工人中,由于受到放射性元素及有害化学物质的侵害,癌症发病种类和发病率远远高于在其他行业工作的人。自二战结束至今,在加利福尼亚、华盛顿等州14家主要核工厂的60万名工人中,共发现了22种不同类别的癌症,癌症发病人数是正常工厂工人的数倍。美国政府一直对此轻描淡写,直到最近被媒体揭露后,美国官方迫于公众的压力才不得不出面“承认错误”。(注14)8年前美国没有社会保险的人数是3000万,现在已多达4600万。英国《金融时报》2000年10月25日报道说,20年来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由12.3%增至15.8%,6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人没有医疗保险。
 
  美国的教育状况之差出乎人的意料。据《今日美国报》2000年11月29日报道,在高度发达的美国,文盲问题仍然很严重。5个中学毕业生中有1个不会阅读其文凭,85%的未婚母亲是文盲,70%的被捕者是文盲,2100万美国人不会阅读。保护儿童基金会证实,在小学四年级的孩子中,71%达不到对这个年纪儿童所要求的学问水平。大学学杂费和膳食费的增长超过中产阶级家庭收入的增长,大学生辍学的比例不断上升,现已达到37%。(注15)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统计,1989年至1999年,中产阶级家庭收入仅增长10%,而同期公立大学费用增长幅度达51%,1999年总额达到8086美金,占低收入家庭收入的62%;私立大学上升34%,1999年总额达到21339美金,相当于低收入家庭总收入的162%,但只占高收入家庭收入总额的4%。3000多万低收入家庭不堪重负,甚至没有财力供子女进社区学院(大专)。

  1999年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头号发达国家,经济已连续9年增长,但由于两极分化严重,劳动人民的经济、社会权利状况却相当严峻。
 
  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英国《经济学家》周刊1998年10月3日一期的文章说,占美国家庭总数1/5的最富有者占美国总收入的一半,而占家庭总数1/5的最穷者在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还不到4%。美国预算和政策优先研究中心1999年9月发表的题为《收入差距扩大》的报告表明,最富的270万美国人的收入相当于最穷的1亿人的收入。仅1998年,最高收入者与最低收入者上因特网的差距就扩大了29%[注:12]。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预算和政策优先研究中心2000年1月18日联合发表的一份题为《两极分化:对各州收入趋势的分析》的报告说,90年代末,美国收入最高的1/5家庭的年平均收入为13.75万美金,是收入最低的1/5家庭的年平均收入1.3万美金的10倍。首都华盛顿的贫富收入差距最大,达到27倍。在46个州中,最富的1/5家庭和最穷的1/5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大于20年前。过去10年中,处于收入最高层的1/5的美国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比80年代末增长了15%,而处于收入最底层的1/5的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仅增长不到1%,其税后收入在过去20年里实际上减少了。因为在过去20年里,最低工资和中等工资一直没有增长或者有所下降,只是最近才有所上升,但报酬最高的员工的工资却“大幅度”增长[注:13]。政策研究所和联合争取公平经济组织1999年8月30日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美国企业高级经理与工人的平均工资之间的差距在90年代扩大到了极为悬殊的程度,两者的工资之比从1980年的42∶1扩大到了1998年的419∶1。1998年大企业的首席实行官的平均年收入为1060万美金,约是1990年的180万美金的6倍[注:14]。
 
  劳工的权利受到严重侵犯。《芝加哥论坛报》1999年9月6日报道说,在过去20年中,几乎所有工人的工资都有所下降,而工作时间则比以往长。国际劳工局1999年9月6日发表的报告表明,美国工人的工作时间居工业化国家之首,工人的个人年工作时间比1980年多83小时,增加近4%。自由工会国际联合会1999年7月发表的报告指出,美国对劳工权利进行“大规模的、持续的和惊人的”侵犯,其中包括侵犯组织工会的权利和使用童工及囚犯作劳力。美国约有40%近700万公务员被剥夺进行集体劳资谈判的权利,同时有200多万联邦政府雇员被禁止因工作时间或工资等问题罢工或讨价还价。私营部门的美国工人得不到应有的保护,惩罚私营企业不法行为的立法往往很薄弱和无济于事。在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劳工的七项核心标准中,美国仅批准了一项,是“世界上最差的批准纪录之一”[注:15]。美国是唯一没有实行普遍义务医疗保险制度的工业化大国。据美国商务部人口普查局的报告,美国有4344.8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总人口的16.1%。全美有1120万穷人没有医疗保险,占所有美国穷人的31.6%。30%的纽约居民每年的大部分时间没有任何种类的医疗保险。
 
  贫困人口有增无减。目前美国实施的严格紧缩开支和不顾人民生活的经济政策,对千百万美国人的生存构成了威胁。据美国商务部人口普查局的报告,美国有3580万人过着极其贫困的生活,占总人口的13.3%,即每6.5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穷人。而据美国《政企首要情报评论》1999年4月16日刊登的一篇文章的计算,美国实际的贫困人口有6000万以上,占总人口的22.5%。1999年哥伦比亚大学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纽约有29%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有5%的人收入只是贫困线的1/5,7%的人有时由于缺钱而挨饿,17%的人经常推迟支付各种费用[注:16]。
 
  饥饿和无家可归者越来越多。据美国市长会议1999年12月16日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美国大城市需要紧急住房和食品的无家可归者和饥饿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1999年申请紧急食品的人比1998年多18%,比1992年以来任何一年都要多[注:17]。据2000年1月20日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美国有3000多万人生活在缺吃少食的家庭里,有7.2%的家庭的食品得不到保障,15.2%的家庭的儿童忍饥挨饿[注:18]。1999年,美国各大城市申请临时住处的人比1998年上升了12%;旧金山有近1.4万无家可归者,至少有169个流浪者因冰冷、吸毒、疾病和暴力丧命于旧金山的大街上。在数起放火烧死睡着的流浪汉事件发生后,1994年在纽约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80%的无家可归者早就成了暴力犯罪的对象[注:19]。1999年12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说,在被调查的无家可归者中,66%有严重的慢性病,1/3是有孩子的,1/4是儿童,1/3为退伍军人,49%有需要治疗的精神病[注:20]。

主办单位:新濠城研究会

澳门新濠城唯一网址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